您好,欢迎访问爱剧社

上传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相声台词 > 相声《我想火》台词完整版 张鹤伦郎鹤炎

相声《我想火》台词完整版 张鹤伦郎鹤炎

  • 爱剧本
  • 229 次阅读
  • 0 次下载
  • 2019-07-01 20:45:09
VIP免费

还剩... 页未读,继续阅读

免费阅读已结束,点击付费阅读剩下 ...

¥ 3 元,已有229人购买

付费阅读

阅读已结束,您可以下载文档离线阅读

¥ 3 元,已有0人下载

付费下载
爱剧本
爱剧本
  • 892

    文档
  • 83.2

    金币
Ta的主页 发私信

892篇文档

文档简介:

我跟他不一样,回家之后奋笔疾书,写好了文本,拿着小夹子夹好了,没有什么双肩背的背包,到师父家,把这文本往桌子上一放,我说师父,您要相信我您就看一看,不相信我,您也随便翻一翻,哪怕您不喜欢我,您也翻到第二页。1张鹤伦郎鹤炎相声《我想火》台词完整版演员:张鹤伦郎鹤炎郎鹤炎:干嘛这是这是?张鹤伦:给观众行个礼吗,先留一个好印象。郎鹤炎:您想留好印象。张鹤伦:对呀。郎鹤炎:那你应该走上来,给大伙儿磕一个。对不对?张鹤伦:拜年呢,一上来就磕头。郎鹤炎:你也知道不对呀?张鹤伦:别闹,好好说相声。郎鹤炎:对了。张鹤伦:欢乐喜剧人总决赛了。郎鹤炎:没错。张鹤伦:说良心话,心里边特别的激动,首先得感谢观众朋友们对我这一路的支持,然后感谢我的师傅给了我这次机会,还要感谢东方卫视。郎鹤炎:您先等会儿。张鹤伦:给了我这份荣誉。郎鹤炎:咱还没拿过总冠军呢,是不是说早了?张鹤伦:早了。羞涩了,羞涩了。郎鹤炎:人家卖萌可爱,你卖萌可耻,知道吗。张鹤伦:我这不是卖萌,打开一下尴尬的局面吗。郎鹤炎:你不觉得已经尴尬了吗?2张鹤伦:倒是有那么一点点。郎鹤炎:您净这个我说。张鹤伦:郎老师,最后一场了。郎鹤炎:是。张鹤伦:有什么想说的,再不说没机会了。郎鹤炎: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说的,我就想说。张鹤伦:说的不错。郎鹤炎:我还没说呢。张鹤伦:说。郎鹤炎:感谢大家。说完了。张鹤伦:完了?这不就浪费我们大伙儿的时间吗?郎鹤炎:没有。张鹤伦:你现在怎么想的,心里怎么想你就怎么说,捞干的说,你别整那没用的。郎鹤炎:我就这么想的。张鹤伦:多虚伪,你看这人。郎鹤炎:行,那你说我听听。张鹤伦:我想当冠军。怎么啦,说出来很丢人吗?郎鹤炎:您这也忒直白了吧。张鹤伦:不想当第五季欢乐喜剧人总冠军的相声演员不是一个好的二人转选手。郎鹤炎:您得好好说。张鹤伦:怎么了,当冠军丢人吗?3郎鹤炎:是,都想当冠军。张鹤伦:对。郎鹤炎:你得低调点儿。张鹤伦:我是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郎鹤炎:算我没劝你。张鹤伦:别装了。郎鹤炎:谁装了?张鹤伦:说良心话。郎鹤炎:怎么样?张鹤伦:到到到现在这阶段了。郎鹤炎:你你你说。张鹤伦:问问你。郎鹤炎:什么?张鹤伦:想红吗?郎鹤炎:想红。张鹤伦:想?想多了。郎鹤炎:什么叫想多了。张鹤伦:你还想红,你红不了,这是命,你命里缺红。郎鹤炎:没听说过,我命里缺红,我贫血是吧?张鹤伦:想红的人太多了,拿上春晚来说吧,每年人挤破脑袋想上春晚,对不对?你想上吗?郎鹤炎:想上。张鹤伦:你拉倒吧,你上炕都上不去,还上春晚呢你。4郎鹤炎:您这都不挨着,这不您问的我吗?张鹤伦:上春晚得有绝活吧,你有什么绝活?你到那,我没脖子,这是绝活呀。郎鹤炎:我疯了,我上那说这个去。张鹤伦:还是的,你会什么呀?郎鹤炎:我唱歌怎么样?张鹤伦:哎呀,我的妈呀。郎鹤炎:您怎么了这是。张鹤伦:还唱歌?他一唱歌邻居都来敲门了。当当当,郎老师,刚才那歌是您唱的吗,真好听,郎老师特别谦虚,不行不行,唱得一般,邻居大哥一挥手,一个大嘴巴子,知道一般还嗷嗷唱,嚎啥呀,谁掐你脖子了,就这样。郎鹤炎:我哪有这样的邻居。张鹤伦:你那就不叫唱知道吗?郎鹤炎:怎么了?张鹤伦:真说会唱的,你看人歌星。郎鹤炎:谁?张鹤伦:周杰伦。郎鹤炎:他怎么了?张鹤伦:万人演唱会,那粉丝举着荧光棒,周杰伦,周杰伦,我爱张鹤伦。郎鹤炎:这到底谁的演唱会?张鹤伦:可能走错了呗。郎鹤炎:走错了还瞎喊什么?张鹤伦:人家那叫会唱歌。郎鹤炎:行,我比不了他。5张鹤伦:你这就是不会。郎鹤炎:那我不唱歌了,咱来别的。张鹤伦:什么呀?郎鹤炎:我跳舞怎么样?你看看。张鹤伦:哎呀,我的妈呀。郎鹤炎:你妈到底怎么了?张鹤伦:你跟大伙说你腰在哪呢还跳舞?郎鹤炎:什么叫腰在哪?您这人说话我不爱听了。那上次不就是你一唱,我就给你伴舞来着吗,那个。张鹤伦:就上次那个,就旋转的煤气罐。郎鹤炎:谁煤气罐。张鹤伦:那不就是煤气罐成精吗?郎鹤炎:胡说八道。张鹤伦:有什么高难度。郎鹤炎:我有高难度。张鹤伦:飞起来,直爆,嘭一下掉地上嗙的一声。郎鹤炎:你离开煤气罐好不好?我跳过芭蕾舞。张鹤伦:你跳过芭蕾舞。郎鹤炎:我小时候我跟你说我就是舞蹈团。张鹤伦:小时候的事你还提,现在什么体型,心里没数吗?郎鹤炎:我不行就不行吧,至于你那么说吗?干啥呀?张鹤伦:你还有情绪了?郎鹤炎:多新鲜呐。

评论

发表评论
< /11 > 付费下载 ¥ 3 元

Powered by 爱剧社

Copyright © 爱剧社 All Rights Reserved.
×
保存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