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爱剧社

上传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话剧剧本 > 我就是演员《归来》台词完整版 任素汐李倩王阳

我就是演员《归来》台词完整版 任素汐李倩王阳

  • 爱剧本
  • 176 次阅读
  • 0 次下载
  • 2019-06-27 18:57:26
VIP免费

还剩... 页未读,继续阅读

免费阅读已结束,点击付费阅读剩下 ...

¥ 3 元,已有176人购买

付费阅读

阅读已结束,您可以下载文档离线阅读

¥ 3 元,已有0人下载

付费下载
爱剧本
爱剧本
  • 744

    文档
  • 11.2

    金币
Ta的主页 发私信

744篇文档

文档简介:

我不是老陈,我是焉识,我再说一遍,我是焉识。这些信,这些信,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我写的,还有,还有刚才刚才我弹我弹的钢琴,是我跟你一块儿买的。我当年为了护着它,我差点把命给搭上。照片,照片,这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就这个。我跟那时候样子不一样,但你看清楚,这是我啊。更多访问399dy.com1我就是演员任素汐李倩王阳3人小品《归来》台词完整版更多台词、配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v35500或联系QQ82429547演员:任素汐(饰冯婉瑜)李倩(饰陆丹钰)王阳(饰陆焉识)开场白:上世纪50年代,陆焉识因为历史问题被误认为反革命,发配西北,劳动改造近20年。回家时,妻子冯婉瑜由于受过外伤,已经忘记了陆焉识的容貌,而把他错认为来读信的老陈。冯婉瑜:同志,你帮我念念吧。开场白:陆焉识在冯婉瑜心中唯一的记忆,便是每月的5号要去车站接陆焉识回家。陆丹钰:你去哪儿?冯婉瑜:回家。陆丹钰:不是,妈。咱家在这儿呢。冯婉瑜:是,我知道。这谁叫我,刚才谁喊我一声。认错了吧。这个就别记了,别记了,我知道,这不咱家吗,这不在这吗?老陈,你怎么在这儿?陆焉识:修琴。没接到?冯婉瑜:火车站的人说晚点了,明天到,你怎么进来的?不是晚上来念信吗?陆焉识:丹丹,丹丹给我的钥匙,这琴把它修好了,可以给你弹琴。能给你一个惊喜,来,钥匙。冯婉瑜:你拿着吧。陆焉识:合适吗,冯老师?陆丹钰:合适。早就应该给陈叔一把钥匙,万一哪天我要是不在家,你有什么事儿,他也好方便照应,你们俩聊,我去做饭。冯婉瑜:先帮我念信吧。陆焉识:好。更多访问399dy.com2冯婉瑜:就念最后一封。陆焉识:换一封。冯婉瑜:我想再听听最后一封信。陆焉识:好,最后一封。婉瑜,我最亲爱的婉瑜,这一天终于等到了。我接到通知,马上就能出狱了,你真的无法体会我此刻想要见到你和丹丹的心情。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下个月5号在火车站,你要等着我。我再也不会和你们分开了。冯婉瑜:我等了。接到信的那个月开始,每个月5号我都去火车站等,等两年,什么也没等来。陆焉识:他到现在没回来,一定有他的原因。冯婉瑜:那他要是一直都不回来呢?陆焉识:琴修好了,我给你弹琴,这好久也没碰琴了,不知道能不能和以前弹得一样好。你记起来了?冯婉瑜:我记得。陆焉识:婉瑜,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多久?冯婉瑜:谢谢您了。连焉识弹过的曲子都学会了,难为你了老陈。陆焉识:我是焉识,我是陆焉识,刚才你不是记起来了吗?婉瑜。冯婉瑜:老陈,你以后不用扮演陆焉识了,你这两年来给我念信,照顾我,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不想再等他了。我想把他这篇翻过去。陆焉识:婉瑜,你怎么了?陆丹钰:你们俩先吃起来吧。冯婉瑜:丹丹,妈跟你商量个事儿,天越来越冷了,你陈叔叔住的那个库房也没法生炉子,你平时也不在家,你看要不然就把你那屋腾出来,给陈叔叔住。陆丹钰:好啊,当然好。更多访问399dy.com3冯婉瑜:那就明天咱们三个一块去趟百货大楼,给你添置点东西。陆丹钰:明天咱不去火车站了?冯婉瑜:不去了。陆丹钰:对。以后你我陈叔叔,我们仨过,挺好。陆焉识:你说什么呢,丹丹。你妈不认识我你也不认识我?冯婉瑜:你干嘛呀?老陈。陆焉识:我不是老陈,我是焉识,我再说一遍,我是焉识。这些信,这些信,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我写的,还有,还有刚才刚才我弹我弹的钢琴,是我跟你一块儿买的。我当年为了护着它,我差点把命给搭上。照片,照片,这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就这个。我跟那时候样子不一样,但你看清楚,这是我啊。冯婉瑜:我都说了,你不用扮演陆焉识了,你怎么听不明白呢?陆焉识:我是陆焉识。陆丹钰:您别说了。冯婉瑜:老陈,你是觉得我已经病到认不清人的地步了吗?我知道谁是陆焉识,我都跟你说了,我要把他这篇翻过去了,你怎么还这么糊弄我,你要再这样你别在这儿待了,你出去吧。陆焉识:行,我再弹一次,你能想起来。冯婉瑜:你别弹,我不听,你走吧。陆丹钰:你这是干什么呢?我们等了两年,等的不就是这个吗?让她再次接受你,这是干什么呢?陆焉识:现在接受的不是我,她接受的是老陈。你妈要把我翻篇儿,你听到了。陆丹钰:那不就是一个名字吗?陆焉识,也好,老陈也好,它不就是个名字吗?一个名字能有这么重要?更多访问399dy.com4陆焉识:重要,陆焉识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很重要。陆焉识是冯婉瑜的丈夫,是你丹丹的父亲,老陈是谁?你告诉我老陈是什么东西?我不管,我想办法,我让他认出来我。我可以等。陆丹钰:她等了你22年。陆焉识:我不管,还有时间。陆丹钰:你知道吗?五年前舞蹈队解散,我为了进纺织厂跟你划清界限,她为了这事平生唯一一次说脏话,而且一年没有让我进家门。她这辈子都在为陆焉识而活,够了,已经做够了,你就不能体谅她一点吗?陆焉识:我不体谅她?丹丹,我不想每个月5号你妈举着那块写着我名字的牌子,去火车站那干等,什么都等不到,我也心疼我难受,刚才她看我的眼神,她他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认出我,就那么一点点,丹丹。陆丹钰:她马上就要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你趁现在还有机会多陪陪她,多哄她开心,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陆焉识:不会没机会。陆丹钰:跟我来。在这等着。陆焉识:干嘛?陆丹钰:就在这儿待着。好好听着,一会你就知道了。妈,吃药了。冯婉瑜:陈叔走了?陆丹钰:走了。你的心意他知道,你给他点时间。你吃几颗药啊这是?冯婉瑜:多吃一颗,我觉得药效不太好。陆丹钰:妈,这是药,怎么能随便乱吃啊?冯婉瑜:丹丹,我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陆丹钰:妈,不许胡思乱想,医生说了,好好吃药,保持心情愉快,慢慢就能好了。冯婉瑜:那老陈他就跟糊弄孩子似的糊弄我,还装成你爸,这不把我当傻子吗?更多访问399dy.com5陆丹钰:不是为了讨你开心吗?对吧?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冯婉瑜:蠢透了。陆丹钰:妈,你那小本子呢,拿出来。咱们说说今天的问题啊。你今天又买了一瓶酱油,咱家已经有三瓶没有用过的酱油了。冯婉瑜:是,我这记了。我这买的时候我还想着来这呢,这个这个记住了。陆丹钰:还有最重要的,你今天认错家门了。冯婉瑜:不是,我今天进门的时候,真听见人家叫我了,那人家在那边叫我,我也不能不过去,我就往那走,你就以为我不认识家门,我能不认识家门,我这不进来了吗?陆丹钰:妈,妈。咱不害怕也不紧张,回头我给你写一小纸条,你平时揣在身上就行。冯婉瑜:写什么小纸条,我揣那干嘛,傻子才揣,我不要,你别给我写,我自己会写。陆丹钰:不揣也行,咱家门牌号几号?冯婉瑜:我先去弄饭,一会边吃边说。陆丹钰:这事不能糊弄。冯婉瑜:我现在得赶紧给你做饭去,你晚上不排练了?陆丹钰:什么排练?冯婉瑜:舞蹈队不要演出吗,不排练了?怎么了,丹丹?陆丹钰:没事妈,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你做饭去吧。冯婉瑜:排练都能忘,记性还不如我呢。陆丹钰:五年了,我离开舞蹈队到纺织厂已经五年了,连这个房子都是纺织厂分的。爸,你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她不会越来越好的,只会越来越糟的。别等到哪天她连老陈都忘了,你就,真的回不了这个家了。回家吧,是时候该回家了。

评论

发表评论
< /6 > 付费下载 ¥ 3 元

Powered by 爱剧社

Copyright © 爱剧社 All Rights Reserved.
×
保存成功